流水的諾貝尓文學獎得主,鐵打的村上春樹_頂尖財經網
  您的位置:首頁 >> 財經頻道 >> 風險投資 >> 文章正文

流水的諾貝尓文學獎得主,鐵打的村上春樹

加入日期:2019-10-12 12:13:45

當地時間10月10日,瑞典文學院宣布,將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波蘭女作家奧爾加·托卡爾丘克(Olga Tokarczuk),將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奧地利男作家彼得·漢德克(Peter Handke)。

對于大多數讀者來說,這是兩個陌生的名字——甚至連百度指數都沒有收錄他們的詞條。

但這并不妨礙大家的買書熱情,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后,兩人的作品占據了當當網圖書飆升榜的前四位。

而此次提名的三位中國作家——殘雪、余華和楊煉,他們的作品搜索關鍵詞中也加入了“2019諾貝爾文學獎”,迎來銷量和搜索量的增長。

我們看到,重量級文學獎的公布帶來了相關圖書銷量的激增,雖然這樣的增長并不會一直持續下去;我們也看到,獲獎和提名中,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身影。

諾獎誠可“貴”,經典價更高

“諾獎效應”,指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后,相關作品銷量及銷售額激增的現象。如此重量級的獎項,對圖書銷售的拉動太明顯了。

2012年10月11日,瑞典文學院宣布,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中國作家莫言。隨即,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全14冊《莫言文集》在當當啟動獨家預售,市場定價418元,預售價334.4元,預售三日內訂購量超過十萬部,成為當當預售歷史上銷售速度最快的文集之一。據騰訊科技此前報道,當年10月莫言的代表作品《檀香刑》、《紅高粱家族》等日銷量增長超過以往20倍,每天銷量超過萬冊。

莫言之后,中國讀者對諾貝爾文學獎更加關注。這種福利在2013年得主艾麗絲·門羅的身上體現的尤為明顯:她的作品在獲獎后一個月銷售總量比獲獎前一個月增長了近1500倍。

其他年份的諾獎得主也不例外,2014年得主帕特里克·莫迪亞諾作品銷量在獎項公布后的一個月內增長了240倍;2015年得主斯維特蘭娜·阿列克謝耶維奇,獲獎后其作品銷量增長近74倍;2017年得主石黑一雄,獲獎消息公布后一天,其作品銷量與前一天同時段相比增長253倍,相關的關鍵詞搜索增長了2000多倍。

但諾獎對銷量的刺激是短暫的。據文匯報此前統計,諾獎得主作品一般會在獲獎后兩個月到達銷量巔峰,隨后開始下降趨勢,并于獲獎后6個月達到一個相對平穩的水平。

36氪對2019年“雙黃蛋”公布后第一天,也就是截至10月11日當當網淘寶店鋪的月銷售額進行了統計。我們發現:(1)諾獎效應隨時間遞減。獲獎時間越久遠,被讀者淡忘的概率越大,銷量也相對低;(2)2012年莫言獲獎是一個分水嶺,此后的諾獎得主受到了更多關注;(3)莫言、石黑一雄、鮑勃迪倫等在中國有一定影響力的作家,銷量遞減效應不明顯。且隨著后續年份諾獎的公布,10月份的關注度會經歷小的回暖。

而最暢銷的諾獎作家非加西亞·馬爾克斯莫屬了。僅他一人的圖書銷售額,便是最近十年十位諾獎得主總和的兩倍;即使這十位文學巨擘再加上常年暢銷的諾獎得主加繆、川端康成的圖書銷售額,還是比不上加西亞·馬爾克斯。僅在當當網淘寶店鋪,《百年孤獨》的近十天銷量就超過了5000本。

流水的諾獎得主,鐵打的村上春樹

在吸金能力上能與加西亞·馬爾克斯媲美的,當屬“陪跑王”村上春樹。

“陪跑王”固然是輿論對他的消費,但這其中也暗含著一份褒獎:近十年來,村上春樹一直被認為是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;而他的圖書銷售數據也證明了這一點。本月,村上春樹在當當網(淘寶店鋪)的銷售額與2010-2019十位諾獎得主的總和不相上下。

幾乎每年十月,大家都會紛紛關注起村上春樹來。在諾獎公布的當天,他的百度搜索指數都與當年的獲獎者不相上下。一直被提名,卻從未獲獎,這雖然略顯殘酷,但村上本人比大部分讀者都要更豁達。2017年,他的自傳《我的職業是小說家》在國內出版,在這本書里,他談到了對“文學獎”的態度:“迄今為止有誰得過這個獎(芥川獎),又有誰沒得到這個獎,我也毫不知情。從前就沒什么興趣,現在也差不多一樣(或者說越來越)興味索然。”

“但凡名字叫獎的,從奧斯卡金像獎到諾貝爾文學獎,除了評價基準被限定為數值的特殊獎項,價值的客觀佐證根本就不存在。若想吹毛求疵,要多少瑕疵都能找得出來;若想珍重對待,怎樣視若瑰寶都不為過。”

價值的客觀佐證不存在嗎?不盡然。在100余年的諾貝爾文學獎評選過程中,評選的價值標準隨時代而流變,但其內核卻始終如一。正如其官網介紹,它將頒發給“在文學界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”。

2018年、2019年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,奧爾加·托卡爾丘克和彼得·漢德克的頒獎辭分別為:“她有著百科全書般的敘述想象力,把橫跨界限作為她生命的一種形式。” “他憑借影響深遠的作品和語言的獨創性,探索了人類經驗的外圍和特殊性”。

想象力、獨創性、探索人類,這也是1901年第一份諾貝爾文學獎頒發以來,它所一直堅守的標準。對115位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的頒獎詞進行詞頻分析后,我們發現,藝術、人類、力量、想象力、理想主義、時代,是被強調次數最多的關鍵詞。

此前,也有人曾對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獎辭按時間順序進行盤點。1901-1919的關鍵詞是理想主義,首位獲獎者法國詩人普呂多姆的頒獎辭為“高尚的理想、完美的藝術和罕有的心靈與智慧的實證”,與其說頒獎給他的文學造詣,不如說是對他理想主義的褒獎。

1920-1939的關鍵詞是人道主義,比如1925年的獲獎者——《圣女貞德》的作者蕭伯納,因他充滿理想主義及人情味的作品而獲此殊榮。

此后,1945-1949崇尚激情,《喧嘩與騷動》的作者福克納在此期間獲獎;1950-1990強調良知與自由,前英國首相丘吉爾因《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》而獲獎;1991年以來,則更多地頒給呈現多元人類文明的作家,墨西哥、南非、秘魯、毛里求斯、中國等非歐美文化國家的作者屢屢獲獎。

更多女性身影

進入90年代來,諾貝爾文學獎的獲獎者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身影。在115位獲獎者中,有15位女性獲獎者,其中9位都是在1990年后獲得該獎項。

如果將1900-2019的120年以三十年為界,在四個階段中,女性獲獎者的占比分別為10.3%、8%、3.2%和30%。

此次提名中,也出現了中國女作家殘雪的名字。在Nicerodds發布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賠率名單中,殘雪曾一度高居第三位,是本屆諾獎的熱門人選。

雖然她曾表示“諾貝爾文學獎也不過是個以通俗作品為主的文學獎罷了”,但此次入圍,也為她的圖書帶來了熱度。殘雪當當網淘寶店鋪本月圖書銷售額,超過了2018、2019兩位獲獎者的圖書銷量總和。

當然,與另一位獲本屆諾獎提名的作家余華相比,殘雪的書還是較為小眾。但她本人似乎并不在乎小眾大眾,她更看重寫作本身。在此前接受新京報采訪時,她曾表示,自己的所有的小說“都不寫同‘時代’表層掛鉤的生活”,她描寫的是“人的深層的肉體與精神的時代體驗”。今年年初出版的《赤腳醫生》,是她覺得最能體現自己藝術理念的一部作品。在采訪中她說,該作品中傳達的生死觀,既有中國人的豁達、又有西方人的清醒鎮定。

把視線放遠到百余年間的15女性獲獎者,她們有的身為少數族裔,書寫猶太裔、非洲裔的境遇;有的身為記者,忠實記錄切爾諾貝利災難的始末,供后人以史為鑒;有的在中國旅居40年之久,記錄中國農民的生活。那些或敏感、或有力量的文字,為解讀當時社會的思潮和歷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女性視角。

而獲獎者的性別分布,也是我們理解當時女性處境的透視鏡。19世紀末20世紀初第一波女性解放運動興起,展現出理想主義的西爾瑪·拉格洛夫成為第一位女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。20世紀40年代,二戰爆發;1945年,智利女詩人加夫列拉·米斯特拉爾獲獎,二戰前后獨立的國家在文化領域也獲得了更多的關注。而下一位女性獲獎者要等到將近20年后才出現——那時候也剛好是第二波女性運動興起之時。

當時間來到1990年,女性作家變得更加活躍。她們更尖銳地批判性別不平等,更熱切地關注社會弊病,更直白地書寫現代女性的生活體驗與情感波瀾。相應的,她們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:最近的30年間,30位獲獎者中有9位為女性。

今年諾貝爾文學獎頒布之前,評委昂得斯·奧爾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打開視野是必要的。

“我們此前的評獎一直有些‘歐洲中心主義’,但現在要把視野放在全世界。以及,之前總有些男性導向,但現在我們有那么多的優秀的女性作家,所以這次評選更加激烈,范圍也更廣。”

世界只有一個,但它有無限的縱深、無數的切面。不同性別、國家、族裔的作者,用自己的文字提供著他們看待、思考世界的角度。

諾貝爾文學獎,也越來越認可這樣“參差多態”的魅力,并把商業價值帶給了這些站在小眾角度思考的人們。


以上信息為博客會員、合作方、加盟會員提供,本站不擁有版權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據此操作,風險自負。
頂 尖 財 經 -- 中 華 頂 尖 網 絡 信 息 服 務 中 心
www.bejouj.live
福建快3走势图